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约瑟夫·施蒂格利茨 > 不刺激,则萧条

不刺激,则萧条

通过大规模财政刺激方案启动经济的政策是否已经失败?这样的问题正在被人们反复提及。既然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接受了试验,那么这种经济学是否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呢?

然而,这样的问题只有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真的被尝试过的情况下,才是有意义的。实际上,现在亟需的是另一剂财政刺激方案。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可以预期,在更长的一段时期内,经济将低负荷运行,失业率依然会居高不下。

高企的失业率似乎令奥巴马政府感到惊讶、失望。不应该如此。所有这一切都是可以想见的。评价刺激方案成功与否的真正标准,并不是实际的失业率水平,而是在没有实施刺激方案的情况下的失业率水平。奥巴马政府一直很清楚的是,与采用其他方式相比,财政刺激方案可以多创造大约300万个工作机会。而问题在于,这场金融危机对于经济造成的打击如此地严重,以至于即便奥巴马政府实施的似乎极其庞大的财政刺激方案也是不够的。

但还有另一个问题。在美国大约8千亿美元的刺激方案中,只有大约四分之一的资金打算在今年使用;而即便是在那些“蓄势以待”的项目上,资金的使用速度也非常缓慢。同时,美国各州面临巨大的收入不足--有超过2千亿美元之巨。而大多数州都面临着宪法所要求的平衡预算的问题,这意味着这些州现在要么提高税收,要么削减开支——这种负面刺激将至少部分抵消掉联邦政府的正面刺激所形成的某些效应。

与此同时,刺激方案中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金额是用于减税的。而根据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正确判断,相对而言,减税对经济的刺激效果不大。一方面负债累累,另一方面退休储蓄萎缩、工作前景依然黯淡的家庭只花费了减税所得的一小部分。

在美国和其他地方,很多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银行体系的修补上。为了使强劲的经济增长得以恢复,这或许有其必要性,但仅仅这样做并不够。如果经济持续低迷,银行还是不会放贷,而美国家庭则很不乐意举债——至少不会以危机之前那种肆无忌惮的方式借款。强大的美国消费者过去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但即使在银行被修复好之后,这个引擎也很有可能会继续运行不畅。在此期间,某种形式的政府刺激措施将是很有必要的。

有些人为美国不断攀升的国债忧心忡忡。但如果好好设计一个新的刺激方案,将其中的许多资金花费在资产上,那么,财政状况和未来的经济增长实际上会变得更加强劲。

只关注一个国家的负债,而忽略其资产,是错误的。当然,反对实施糟糕的银行紧急援助方案是有道理的,譬如美国的银行紧急援助方案,已经花费了纳税人数千亿美元,而其中很多资金是再也没办法收回的。国债增加了,而起抵消作用的资产并未被置于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可我们不应该将公司福利政策与一项凯恩斯主义的刺激方案混为一谈。

有些人(不是许多)担心,这轮政府开支将导致通货膨胀的出现。但鉴于高企的失业率和过剩的产能,当前更紧迫的问题依然是通货紧缩。如果经济复苏的势头比我预期的更强劲,可以取消支出。更乐见的情况是,如果下一轮刺激方案的大量资金发挥“自动稳定器”的功能(比如,补偿州政府收入的不足部分),然后经济真的复苏了,支出就不会发生。下跌风险几乎是不存在的。

不过,有些人担心,不断增长的通胀预期可能导致长期利率的上升,这样就抵消了刺激方案带来的正面效应。这是货币政策制定当局必须警觉之处,他们必须实施“非常规的”干预措施——管理好短期和长期利率。

所有的政策都蕴含着风险。现在不准备第二轮刺激方案可能导致经济更加低迷——当我们需要钱时却发现两手空空。正如奥巴马政府难以使用它所分派的资金这一事实所展示的那样,刺激经济是需要时间的;这些努力的全面效应或许要等上半年或更长的时间才能感受到。

更加低迷的经济意味着更多企业将关门大吉、更多的抵押房屋被银行收回,失业率将继续攀升。即便不考虑人们遭受的这些苦楚,萎靡的经济还意味着金融体系将面临更多的问题。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更加虚弱的金融体系意味着更加低迷的经济,可能需要更多的紧急救援资金使经济免受另一场灾难的袭击。如果我们现在尝试着节省资金,我们以后可能要花费更多资金。

奥巴马政府的错误在于,它要求的刺激方案规模太小,特别是它作出的政治妥协导致这项方案无法发挥它本应具有的效用。政府所犯的另一个错误是,它设计的银行紧急援助方案以太过优惠的条件、太少的限制,将太多的资金支付给了那些最初导致经济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这项政策已经大大削弱了纳税人对更多财政支出的支持。

但这就是政治。经济学是清晰无误的:世界需要所有发达工业国家致力于另一轮大手笔的真正刺激支出。这应该成为接下来在匹兹堡举行的G20峰会的主题之一。

本文由译言网授权发表。(http://www.yeeyan.org/)

 

推荐 10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